知识库

萧以湄墨兆衡是哪部小说_萧以湄墨兆衡是什么小说

连载中

一品凰后

来源:书丛 作者:云在青霄水在瓶 主角:萧以湄,墨兆衡 标签:凰女惊世

今天小编带来一品凰后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萧以湄,墨兆衡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云在青霄水在瓶,上一世,她是出身贵族的西楚国皇后,却遭人陷害,死无葬身之地这一世,她重生之后卷土重来,誓要让那些欺负自己的人后悔奸臣来犯,绝不做软柿子任人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前世今生的账一起算堂妹来欺,她不动声色,导演一场又一场好戏可是,韩王殿下穷追不舍,是几个意思?

一品凰后精彩章节:

坐在椅子上,萧以湄暗暗想,但愿墨宸非说话算数,在皇后娘娘面前说些坏话,帮她推了这门亲事。转念一想,侯府离皇宫很近,皇后娘娘想知道她的情况不是难事。所以,继续装病才是上上策。

不过,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想不起来了呢?印象中,在订亲这段时间里,她整天跟在墨璟弈后边活蹦乱跳的,骑马射箭爬树都没问题,什么病都没得过啊!

萧以湄只好求助于两个小丫鬟。

趁着侍墨不在,赏给奉琴一碗她最爱吃的酥酪,在她吃得最香的时候,开口问道:“奉琴啊,杜郎中到底怎么说的啊,我……病得重不重?”

“唔……杜郎中说……”奉琴刚吃了一大口酥酪,嘴里含糊不清地,咽下去才继续说道:“一开始杜郎中说得可吓人呢,说小姐溺水严重,肺经受损,就连‘恐怕回天乏术’的话都说出来了。侯爷和夫人吓坏了,急忙从宫里请了一位太医过来看,结果太医说大小姐没有大碍,能活过来。等他看完,那杜郎中再次诊断了一遍,也改口了。小姐你说,杜郎中是不是庸医?”

杜郎中在侯府呆了二十余年,直到娘去世的时候都是他守在旁边的。他的医术萧以湄知道,虽然未必比得上宫里的太医,但绝不是庸医。

也许就在太医来的那个时候,出现变故,她的魂魄莫名地回到十六岁的萧以湄身体里,所以才忽然好转,活了过来?

但,奉琴说她溺水了,是怎么回事儿?萧以湄完全可以肯定,上一世她绝对没有在十六岁的时候溺过水。

奉琴见她没吱声,接着说道:“哎,那天大小姐溺水,多亏太子殿下身手好,一下就把小姐从水里捞上来,当时,可真吓死奴婢了!”

她一边说,一边吃了口酥酪,接着又皱眉:“不过,这事儿也怪太子殿下,好端端的,忽然射下一只什么琉璃鸢,要不是这样,小姐才不会落水呢!”

琉璃鸢?

萧以湄闭上眼睛仔细回想当年的事情,上一世她痴恋墨璟弈,所以相处的情景记忆深刻。不过,怎么说也过去二十多年了,再深刻的事情也得仔细回想了。

这么仔细一想,还真想出了点端倪。

不过,当时的情形和奉琴的描述有点差池。萧以湄记得十六岁那年,的确有一次出去玩。那天他们骑马出去打野兔,跑到了一个湖边,景致怡人,两人便下马踏春赏景,卿卿我我,谈笑风生。

游玩的正高兴,抬头看见天上飞过一只色彩绚烂的大鸟,是极为罕见的琉璃鸢,墨璟弈急忙弯弓搭箭。

箭羽出去时,琉璃鸢正好扇了一下翅膀,速度加快,于是箭与琉璃鸢擦肩而过,只射下了根羽毛。

不过,那琉璃鸢的羽毛煞是好看,算命先生说是吉兆。墨璟弈心情大悦,登基为帝封萧以湄为皇后时,特意命工匠把那根羽毛镶在凤冠上。

想到当年也曾有过举案齐眉缠绵甜蜜的日子,萧以湄唏嘘感慨。

不过,落水?似乎于此无关啊?萧以湄微微蹙眉,努力仔细回想,当时墨璟弈没有射下琉璃鸢,心情沮丧,她便安慰他说,幸亏没射中,不然鸟掉下来,肯定会落在湖边树上,这样她还得爬到树上去捡,万一不小心失足掉下去,就要溺水而亡了!

等等,这话好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萧以湄忽然抓住奉琴的胳膊问道:“你说太子殿下射中了琉璃鸢?”

奉琴终于吃完最后一口酥酪,咂咂嘴,“对啊,太子殿下射箭向来百发百中,将琉璃鸢拿了回来。不过,夫人说小姐爬树取琉璃鸢而落水,这鸟儿死了还害人,所以叫人给挫骨扬灰撒后花园里去了。”

萧以湄恍然大悟!

也许这一世,变故就出在琉璃鸢身上。它恰好在那个时候少扇动了一下翅膀,飞得慢了一小拍,于是被墨璟弈的箭给射中了。听起来有点荒唐,但事实就是这样,在那个瞬间,一切都发生了逆转。

能够重生,也许该感谢那只琉璃鸢!

不过——

这挫骨扬灰……

还真够狠的!

娘亲就是这么护短,谁要是欺负了她的女儿,她绝对不饶人家。

倘若娘亲知道她最后冤死大牢之中,一定会不顾一切与墨璟弈和墨兆衡拼命……

“大小姐,您的眼睛怎么又红了?是不是不舒服?”奉琴问道。

这让萧以湄从回忆中惊醒,她摇了摇头,“我没事。呃,只是有些口渴,你去冲杯茉莉花水给我。”

奉琴擦擦嘴巴的残渣,起身出房间。

终于安静下来,萧以湄单手撑着下颚,透过半开的窗户欣赏外面的风景,脑子里却在急速运转。

先前以为自己得了疑难杂症,暗地里想着拖延病情,以此拒绝婚事。没想到就是个溺水,休息几天,喝点养肺汤药就没事了。

要是病好无恙,就没理由再拒绝了。

萧以湄知道,她出身后族萧家,是侯府嫡女,年龄出身皆合适,更关键的是,她记得当时太后拿了她和墨璟弈的八字去算,结论是天作之合,简直没有比她再适合做太子妃的人选了。

萧以湄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踱了几圈,还没想好对策,奉琴就捧着刚冲好的一壶茉莉花水走了进来,“大小姐,太后娘娘来了。老爷和夫人已经出门迎接去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萧以湄只觉得头疼,太后娘娘这次来,定然是与自己的婚事有关!

她不笨,上一世就看出来,太后娘娘为了跟宋皇后争权夺利,极力把自己的亲侄女塞进东宫,壮大萧家在后宫的势力。

不过那时候,萧以湄为了顺利嫁给墨璟弈,装作对太后娘娘言听计从的样子。当上皇后以后,她就反过来帮着墨璟弈夺权,大义灭亲,软禁了太后娘娘。

想起来,还真是对不住她老人家!

今日,太后娘娘一定是听说她身体还没好,亲事没能定下来,所以才亲自过来看看的。

如果发现她已经能下地到处走动,一定会竭力说服皇上皇后和侯府定下亲事。怎么办?萧以湄发愁,忽然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她大病未愈,不必出去迎接太后娘娘。趁着这工夫,需要好好“装扮”一番。这装扮嘛?自然是装病了。

不过,想要装得恰到好处,让人信服,是个技术活儿。

不知道太后娘娘有没有带太医过来,若是没有带来,自然好说,若是带来了,想要蒙混过关,不是那么好做的。

萧以湄在屋里来回踱了一圈儿,最后一咬牙,“侍墨,你去叫杜郎中来,越快越好,就说我忽然中风抽搐、口吐白沫,总之怎么严重就怎么说,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把杜郎中叫过来!”

侍墨并不知道主子心里打着什么算盘,看萧以湄说的认真急促,也不多问,匆匆出门去找杜郎中。

萧以湄坐在梳妆台前,“奉琴,赶紧帮我把发髻拆散,弄的越乱越好。”

奉琴一愣,不明所以,“啊?大小姐……”

没有时间跟她解释,萧以湄直接打断她的问话,神色严肃:“少废话,赶紧的!”

奉琴不敢再问,按照吩咐做事。

对着铜镜照了照,萧以湄脱掉外衣,躺到床上,往额头上喷了点水,貌似冷汗涔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虚弱无力的样子。

奉琴心里纳闷,小姐这是唱的哪一出?太后娘娘亲自来探病,换成旁人,病情再重都得坚持着打扮一番起来拜见,小姐明明好得差不多了,居然还要装病?

不一会儿,侍墨带着气喘吁吁的杜郎中跑了进来。

还未站稳脚步,杜郎中就开口问道:“怎的忽然这般虚弱?快挽起衣袖,我为大小姐诊脉。”

萧以湄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伸出手腕,由侍墨为她挽起袖口。“你们一个在门外候着,一个去前厅探探消息。若是太后娘娘来这里,及早回来禀报于我。”

“是,大小姐。”侍墨和奉琴退出房间。

房间里安静下来,萧以湄这才对杜郎中道:“这一次,麻烦杜郎中费心为我诊断。”

“大小姐,客气了。”杜郎中憨厚老实,做事认真仔细,而且相当注重自己的名声。上回都说他“误诊”,私下议论是庸医,他心不服口不服,一直纠结明明自己诊断时大小姐奄奄一息,为何忽然就好转了呢?

这一回,他把脉十分认真,反反复复三次后,才敢确定下来:“大小姐恢复得很好,这几天应该多出去走动晒太阳,……”

萧以湄摇头:“不,杜郎中,我病着呢,而且病得不轻。”

杜郎中一下子愣住了,“不对啊,大小姐脉象平稳……”

萧以湄坐起来,凑到他面前,低声道:“杜郎中啊,你先前不是诊断出我已经回天乏术了吗?我要是那么快就没事,岂不是人人都说你是庸医?毁了饭碗不说,还要毁了名声。要是我现在病得严重,是不是就证明你的医术高超,比宫中御医都要厉害呢?”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