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羊入虎口

骨头仿佛断裂,令人窒息的痛从内里无声的窜出,愣是让叶当归从沉梦中痛醒。

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四肢全被捆缚,叶当归成大字形被困在一张大床上,根本使不上力气。

拼命的回忆着,叶当归愈发感到脊背发凉,先前自己不过是陪着几个眼神带着贼意的男客户喝酒,为了躲避骚扰上了一趟洗手间,殊不知刚出来后脑勺一阵闷响,然后就成了这副模样。

“嘿嘿,小美人醒啦!”一个令人作呕的纤细男桑发出,让叶当归惊愕的发现那凑到眼前的猪头脸竟是先前动手动脚的客人!

猪头男满脸横肉,拼命吞咽着口水,“小美人,叔叔一会好好疼惜你哈,你真是百年难遇的大美人呢!”

“别恶心我!”叶当归无畏无惧,声音清冷,倒是让猪头男怔了一下。

错愕中视线下移,瞥在叶当归那短裙下白皙的大长腿上,再看那清冷倔强的嫩脸,猪头男猛地吞咽唾沫,狞笑:“呵呵,耍脾气是吧,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个当婊子的立什么牌坊?我上你可是有偿的,一会儿保准让你欲仙欲死!”

若非叶当归太过诱人,有着妖精一般的面容,又岂会让登徒子想入非非。

猪头男欲火焚身,上下其手,开始撕扯叶当归的衣裳,那张臭气熏天的嘴也在她雪肌上蹭来蹭去。

“小乖乖,让哥好好疼爱你,一会儿你就会享受的离不开我了……”污言秽语从猪头男喉中含混不清的吐出,让叶当归恶心不断。

象征贞洁的红裙被无情的扯烂,叶当归的皮肤感受到一丝冷意,腥臭的气息在皮肤划过,那是猪头男的气息,他的口水几乎都要滴在她的傲然之处。

“再动我,我就咬舌自尽!”叶当归双目赤红,卯足了劲儿,甚至手腕都出现了血痕,但却依然无法摆脱束缚。

社会的残酷,这一刻被无情的放大。

破门之声忽然传来,没等猪头男反应过来,一声惨呼从他的身体发出,他的脸被狠狠踹扁了!

屋内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叶当归还没看清那黑西装救场男的容颜,便听到来人清冷的声音:“这个家伙,给我阉了!”

身后尾随的保镖们目不斜视,竟是没有一人胆敢将视线游移在床上那妖娆躯体上。

胖子哀嚎着被拖了出去,房间内寂静无声,叶当归看清了来者,竟是没有求救。

贺茗深,呵呵,他是来羞辱自己的吧!

而贺茗深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叶当归,看她努力挣扎的样子,面色颇带玩味。

良久,似是看腻了叶当归与粗绳之间的缠斗,贺茗深上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眼神满满都是恨意与憎恶。

“春光外泄了都,还不服什么?”贺茗深丝毫不为眼前的春色诱惑。

“与你无关!”叶当归斩钉截铁道,满脸不屈。

嘴上冷漠,手上却是动作着,贺茗深很快为叶当归去除了捆缚,而后者却是迅速拽起床单遮挡住自己。

两人四目相对,贺茗深的眼中满是讽刺的笑意,让叶当归心如刀绞,根本就不愿感谢这个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