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浑身是血的男人

窗外还是一片鱼肚白的时候,陌予予便被一阵闹铃吵醒,她伸手按掉了闹铃,发出一声低嚎,便揉着朦胧的睡眼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一边刷着牙,一边快速地浏览着父母发过来的信息。

“小予,今天我和你妈要过去看你,你记得早点回家,我和你妈在家里等你。”

今天是陌予予的生日,以往父母都是在家里帮她庆生,但是今天她刚上了大学,学校离家里有点远,于是陌予予父母便决定亲自过来,不让女儿两头跑。

学校有门禁,为了方便晚上的打工,陌予予便在外面租了一间50平米的居室,条件还算便利,下楼走几条街便到了超市,因为附近出过事故,所以租金也算便宜,算下来,也只是比学校住宿费贵了一点点,不过能方便晚上的打工,陌予予便也觉得没什么了。

洗漱完毕,迅速换好衣服,陌予予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

差不多165厘米的身高,一身浅粉色及膝连衣裙,加上一双白色的平底鞋,头发向后微微挽起,未施粉黛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瑕疵,“服装得体,很好!”她满意的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陌予予,今天也要加油!”

陌予予锁上门,转身下楼,却在楼梯转角处顿住身子,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

她惊恐地看着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他不会死了吧?她突然想起这里以前出过事故的传闻,心里一惊,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喂,你还活着吗?”她颤抖着挪动脚步,好像没动静,不会真死了吧?!

陌予予有些急了,加快脚步,蹲下去,伸出手戳了戳男人的后背,“喂,你还活着吗?活着就吱一声。”

男人还是没反应,怎么办?怎么办?

啊!对了,要先探鼻息!重要时刻脑子怎么抽了,这么重要的常识也可以忘!

陌予予急忙将男人翻转过来,伸出手指探了探男人的鼻息。

有呼吸!陌予予眼睛一亮,迸发出惊喜的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是她能感觉到,男人温热的鼻息就吐在她的手指上。

她刚想收回手拿手机叫救护车,却倏然被一双冰冷的大手钳制住,陌予予一惊,看向大手的主人,对上男人的眸子。

这是一双妖艳到了极致的眸子,瞳孔却黑得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此时虽然受了重伤,却还是散发着极为警惕的光芒,牢牢地锁在她身上。

“你是谁?!”低沉,冰冷的声线,铿锵有力,咄咄逼人,一点都不像是生命垂危的人。

“你受伤了。要赶快去医院。”陌予予想抽回手,却发现他把自己的手锢得很紧,动弹不得。

“滚!”男人冰冷地说道,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那你倒是把手放开啊……陌予予无语地瞪了他一下,看在他重伤的份上,她才没有发火,好心好意地劝道,“你的血还在流呢,要是再不止血,会死的。还是我送你去医院吧。还有,你可不可以把我的手放开?”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放开她的手,眼睛微眯,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陌予予揉了揉发红的手腕,这男人力气也太大了吧,手好痛啊。诶诶,这男人不会真的要这样走吧?真的会死人的。

算了,陌予予,不要管了,你今天不是要和学长告白吗?不能误了正事!对,对,不可以多管闲事,嗯,不可以……

陌予予用力地握了握拳,随即松开,猛地转身决心走下楼,“不要回头,说不定那人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势力,不要多管闲事,就算他长得帅,也不可以例外……”

她咬牙切齿地哀嚎一声,转身跑了上去,看见男人又跌坐在了地上。

男人听见声响,迅速转头,如豹般的目光猎住正朝着他冲过来的人儿。

虽然快到了极限,但是他还是保留着自保的能力,作为一名杀戮气息浓重的黑道老大,他现在本应该钳住女孩的脖子,永绝后患才对。

可是当他触及她脸上那双清澈的眸子时,却莫名地不想动了,只想赖在那里,等着她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