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怀个孩子出来

“瑞瑞,你没把握好我给你制造的机会,这次,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必须给我怀个孩子回来。”

杨瑞瑞听着电话那头沧桑而又遍布威压的声音,心里虚的不行,可是她无法拒绝,还是硬着头皮应下了再说。

“奶奶,我定不辱使命。”不论偷鸡摸狗。

挂断电话后,杨瑞瑞站在原地苦恼了一阵。

虽然嘴上是信誓旦旦的应下了,但,她心里压根就没谱儿。

她自言自语,“希望顾子彦能给我一次同床共枕的机会。”并且在心里祈祷他做的时候不带套。

按着原来的对策来,她现在应该是去外边逛两天,然后疯狂地工作两天,再去问顾子彦拿u盘。

半年前,她与顾子彦领证结婚,新婚当晚,顾子彦暗中出逃,来到巴黎照顾他心里的白月光,这一照顾就是大半年。

几天过后,杨瑞瑞掀翻了她住的酒店,阵势闹的非常大,身份证与护照也很‘巧妙’地在那两天被弄丢。

铺垫完了表象,杨瑞瑞才来到了顾子彦所在的庄园。

这是顾子彦为莫晓栎在国外买下的,大小正好,外面有小花园,有花厅与小藤椅,还有宠物狗在溜达,温馨。

按了门铃后,一身女仆装的女佣随即出现,对方一看到她,面色立马一青。

“顾先生是不是没有告诉过你,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杨瑞瑞嘴角一扯,“如果我没什么事,自然不会来打搅。”

女佣没有开门的意思,偏偏杨瑞瑞又不能强行翻墙进入,就在杨瑞瑞两难间,身后传来了女人气若游丝的声音。

“小若,怎么对待客人的。”

客人二字被她咬的有点重。

杨瑞瑞偏头看去,入目的是一位素衣女人,着一席米色连衣裙,面色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可怕,眉宇间漂浮着憔悴。

对方的目光从未在她身上停留,继续训斥了女佣两句,之后,突然捂住嘴巴“咳咳咳…咳……咳……”地咳个不停,苍白的小脸蛋硬生生地被憋的青紫。

杨瑞瑞一懵,女佣已经惊慌失措的叫唤了起来。

“顾先生!顾先生!”

“小姐,小姐的病又犯了!”

不出十秒,杨瑞瑞就看见顾子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眼里充斥着满满的惊慌。

他刚抱着莫晓栎,她就把手摊了出来,手心上遍布触目惊心的血液,犹如惊雷平地起,把杨瑞瑞劈的脑袋冒烟。

杨瑞瑞完全没想到,莫晓栎的病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顾子彦的拥抱仿佛有麻醉镇静的作用,他刚安抚了一会儿,莫晓栎的病情就稳定了下来。

一好转,顾子彦就把矛头都对向了杨瑞瑞。

他两眼一寒,冷冷看向杨瑞瑞,语气几近咬牙切齿,“我离开时可没少提醒过你,不要出现在晓栎眼前**她!”

杨瑞瑞眉头一拧:我哪儿知道那玻璃娃娃这么脆弱。

“我只是遵奶奶的命,来你这里拿个U盘,不然,我也不想来她眼前晃悠。”

一听见奶奶这称呼,顾子彦面色僵硬无比,“拿了就赶紧滚。”

杨瑞瑞对他的冷言冷语无感,点了脑袋就进家门翻找,翻了一个下午后,连U盘的影子都没看到。

傍晚,厨房里飘来迷人的香味,杨瑞瑞坐在附近的书房里摸着肚子吞口水,用脚趾想都知道对方没做自己那份饭,于是,她优哉游哉地掏出手机点了份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