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活在梦里

龙七趴在课桌子上还是以往的迷糊。相对于高考所带来的压力和到处紧张且沉闷的气氛而言,户外的任何活动都提不起他的兴趣了,更别说现在还是午休时间。

就这样,龙七又迷迷糊糊的过去了。模模糊糊的他只感觉全世界仿佛都在摇晃般似得,他以为是自己长时间的睡姿问题,从而导致的脑供血不足,随即换了个姿势又趴那继续睡了。

眩晕的状态没有因为他换了个姿势就消失不见,反而更加的严重了。随着高分贝的尖叫声不断的响起,龙七猛的一个机灵就跳了起来,他定睛一观,不由得大惊失色。

不久前还艳阳高照、风和日丽,转眼间就已是昏天暗地,大风在空中怒号着,似恶魔在咆哮、似天神在发怒。

浑厚的云层夹杂着沙尘席卷了整个大地。这样的景象,如世界末日般。

龙七头顶上的灯管,大幅度的摇摆着,将那沉积了不知多少年的尘土全都撒了下来,龙七的脑海“轰”的一声巨响,似某处嘎然断裂,从中奔流出大量的信息。他一个激灵,因为他无意识的就将那奔流出来的信息与眼前的景物连在了一起。

“不可能,这个世界中没有那方面的东西。”

“禁咒?”龙七不自觉的说出了两个字,但是又立马摇了摇脑袋清醒了过来。

“这又不是那边,不会有这种东西。”

“地震”一词是龙七唯一能将眼前的景象和感触与现世的知识连接在一起的词语。就这么瞬间,楼已经开始坍塌了,裂痕到处延伸,灰尘急速的弥漫在空气中,让最简单与本能的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了。

坍塌的迹象不断的发生,教室里虽说没有多少人但伴随着地动天摇还是尖叫不断。

……

四楼。

“跑?肯定是来不及了,况且即使自己逃了可教室里剩余的人怎么办,而且里面还有几个和自己分外要好的损友。”

摇晃幅度的不断增大,教室里的那十多名同学已经举步艰难,只能抓着桌子不让被晃倒。那一瞬间,龙七看到了绝望在教室里每个人的脸上攀爬而至。

轰!!!楼塌了,灰尘遮天蔽日,大地一片的破败颓废,随处可见的尸体在钢筋水泥下被掩埋,还有那偶尔裸露在面外的身体组件,在无意识的痉挛。

就在教学楼坍塌的前几秒,龙七捏碎了常年不离身,那怕学校明文规定不许穿戴奇装异服和迥异首饰的左手的那块淡紫色莲花。而随着莲花的破碎,教室里出现了一个光圈,是的,光圈。

龙七大喊着:“都快过来,到我这来。”

教室里的十余人看着这比地震还匪夷所思的场面都愣了,就连随时坍塌的大楼都不那么可怕了似得,迷茫和惊讶让他们完全失去了思考和行动的能力,龙七看着还如呆鹅般的同学们随即牙再次一咬,手上印法层出不穷,舌尖一动牙齿一挤,一口鲜血喷向了那淡紫色的光圈,又而双脚猛跺地面弹了出去,射向了那些还在呆鹅的同学们,敏捷的完全好似不受地心引力的限制。

龙七直接粗暴的抓住他们的胳膊往后一甩,就将还在呆鹅状态下的同学甩进了光圈,他不停地跳跃在这十余名同学之间,每次跳跃就将一个或者两个甩进了光圈,随着龙七最后急急穿入那光圈后。

轰!

楼,塌了。

嘭!

随着一声闷响,龙七被抛了出来,他悻悻然的慢慢爬了起来,擦掉嘴上的余血,瞄了眼身边这十几双眼睛,裂开嘴艰难的笑了笑:“没事,能力不够被稍微的反噬了下,过会就好,呵呵”

龙七看着这十几双因为过度绝望还有迷茫惊讶所导致毫无生机的眼睛挠了挠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只是简单的说了声,大家现在都暂时性的安全了后,就直接盘起脚坐下了,刚才的反噬,让他胸口的骨头断了不知几根,他必须第一时间应急处理,要不下来要应对的未知凶险,他完全不保证能再次让大家不陷入绝境。

一个时辰后龙七,睁开了眼睛,伤势也恢复了七七八八,断骨已经重新长好,只是被波及的内脏还能随着深呼吸伴有隐约的疼痛感。

龙七看了看大家,随着这一个时辰的休息和沉默,大家的情绪似都稳定了些,只是眼睛里那股浓浓的伤悲和迷茫依旧存在。

看着大家最起码目前安定了些,龙七这才抬头慢慢的观察四周,遮天蔽日的大树、淡淡的雾霾、浓郁的水气息。龙七的眉头慢慢的越皱越深,他想到了一个很不好的词语。

“五行森林”又叫“恶魔梦魇”这是这个世界被流传最广的一个总与传奇故事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森林,同而也是那些佣兵们可以实现一夜暴富理念的森林。只是相对于龙七而言,这或许真的是“恶魔梦魇。”

这里的凶险压根就不是像他这个级别的人可以逗留的。如果要是没被那老不死的让“大头”辅助一起压制了他的一些能力,或许他可能能更好的面对一些未知的凶险,比如说现在。

龙七看着这些人不知道怎样开口告诉他们这第二个晴天霹雳。

“同桌,想说啥你说吧,我们能经得起,大家现在都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什么事都不怕了,而且什么事也都不要紧了。”

龙七知道这只是一种趣味的调侃和缓解,他们现在就像一只受过深度惊吓的兔子,不管再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再度的紧张与颤抖,甚至是奔溃。龙七深吸了口气,胸口传来隐隐的疼痛让他可能在目前的情况下更好的保持头脑清醒和看待事物。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咱们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凶险的森林里面,这森林名字叫‘五行森林’,同而也有一个更可怕的名字叫‘恶魔梦魇’,”

“这片森林还有一个很神秘的地方,至今为止也未被发掘出原理,那就是魔兽大迁徙。它们的大迁徙是因为这块森林的五行区域会隔段时间转换,不知道为什么。咱们现在应该处于“水域。”

龙七其实也是想借此机会慢慢的普及下这个世界的知识给大家,谁知道还能不能再回去,毕竟他的紫色莲花已经破碎。

沉默的气氛维持了不久后,龙七就简单的分配了下队形,毕竟现在大家还都活着,他们还得找寻生的希望。

沿途的大家,还是保持着沉默,但是已不再像当初那样的压抑。偶尔还会提出一两个问题,龙七不但回答着问题还得保持着警惕,就这样摸越走了小半时辰,龙七忽然停下了,然后又退后了一步,但又马上前进了一步,就这样反复了两次后,他让大家都停下来,先找棵树躲起来,因为在他跨出的那一步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龙七知道,这可能是碰见水蟒蛇了。

龙七想试探下能否绕道过去,但就在他跨进这地盘没两米的时候,一条两米粗和十两三米长的蟒蛇出现了,猩红的眼睛和黑色的獠牙让人不寒而栗,恶臭也伴随而来。